冰雪

深渊之最终恶魔 第一章 神秘之眼

2020-01-19 12:04: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深渊之最终恶魔 第一章 神秘之眼

“烧!烧死他,这个伪信者!”

“烧死他,东方的异教徒!”

“下地狱去吧!混蛋!”

“呜呜呜,都是这个该死的混蛋,我可怜的孩子啊……”

无数的凄厉的哭喊声、诅咒声还有咒骂声仿佛突然响彻着耳边,火焰带着可怕的刺痛灼烧着他的每一寸肉体。

“啊!”左德带着一声痛苦的嘶吼,醒了过来。

“我还活着!我没死?”他惊喜地想着,

“我明明已经被……”

“怎么我什么都看不见!喂,这里有人吗?”左德喊道。眼前一片漆黑,可是他什么都没有喊出来,这才意识到事情或许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不仅仅是说话和视野,左德现在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儿。除了自己的意识,左德几乎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

植物人!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出现在了左德的大脑,

“那些愚民该不会是把我烧成了植物人了吧?”想到这个可怕的推论,左德不由打了个寒颤。

不对!经过左德细细的感知,他能够感觉到身体的存在,还有那些微的触感。

“水?”迟钝的身体,感受到周围的波动。

“我的全身都被水覆盖,难道我掉进了河里?不对不对,那样我不就死了嘛,人怎么可能在水底这样安逸地思考?”

眼前所有的状况都让左德有些不知所措,一种绝望弥漫着他的心头。

“我到底怎么了?谁来告诉我!”

瞬间,似乎光降临了!

大段大段的回忆开始涌现在左德的脑海之中,原本虚弱、单薄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一点一滴的拼凑成一个人的完整过去。

他叫左德,原本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可是在一次欧洲旅行的途中,得到了一件神奇的物品之后,他的命运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最终,也是这件物品导致了他的死亡。

“是了,我已经死了呢!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能思考?为什么我还有一些感觉?如果我还活着,这里到底又是什么地方?我现在又是什么状态?”无数的疑问充斥这左德的大脑,可是他却一个问题都不知道。

“石眼!”左德下意识地喊道。

顿时,他的意识突然被拉进一个奇异的空间之中。这是一个圆柱状的银白空间,四周的墙壁布满了细密的状丝线,空间的中间是一座凸起的祭坛一般的建筑,而祭坛的正上方,这个空间的顶部,就是一颗巨大的石球。上面只用几道简单粗犷的银色线条,就勾勒出一颗眼球的轮廓,却让人感到一股蛮荒古老、神秘而强大的气息。而左德的意识正俯视着这个奇异的空间。

“石眼空间!我竟然还能再次进来,这东西不是被破坏了吗?”石眼就是左德获得那个神奇物品,原本只是一颗看上去很普通的石制眼球吊坠。可是被左德得到后,发现它居然拥有种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奇异能力。也让身为普通人的左德,过上了一种曾经难以想象的生活。

“算了,我不理解的事情太多了……那么,现在首要的事情是,我得弄清楚自身的状况……”

“石眼,数据化我的身体!”随着左德的意识,石眼空间四周的细密银色丝线顿时闪亮起来,它们如同晃动的水纹一般,不断朝着祭坛汇集而去。渐渐的,祭坛上开始显现出一块立体的模型来,而上面展示出的影像则让左德大吃一惊。

这是一条蜷缩成一团的肥嘟嘟的白色虫子!随着银线的不断汇入,虫子的身体各个部位的数据开始显现出来。

左德(未知形态)

位阶:0

等级:1

体型:超小型

生命:10

魔力:120

力量:1

体质:1

智力:12

敏捷:1

感知:1

护甲:+1

“我现在,变成了一条虫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能够扫描生物并将它数据化的能力,是这个神秘吊坠本身自带的能力,这些数据同样如此,左德并不知道它是按照什么原理和依据来计算的。不过,经过左德漫长而细致的研究之后,左德还是大致理解了它所代表的含义。

以普通健康人类来说,他们所有属性都在10左右徘徊。其中以智力属性最高,佐德探测过智力最高为19的,是一位伟大的人类科学家。而人类在力量、体质、敏捷和感知这种肉体属性则非常稀松平常,比同体型的动物要弱上很多。

体型是超小型,说明现在的左德差不多类似于手指头粗细的大号蚯蚓。

护甲就是皮肤的强度,人类的护甲值虽然只有区区5而已,但是要是穿上铁质护具的话,就会增加到100点。动物之中,左德观察过乌龟的壳,护甲值能够达到80点。

巨大的震惊之后,左德逐渐恢复了理智,愤怒和迷惑解决不了目前的处境。他经历过平淡,享受过奢华,同样也见识过各种匪夷所思的事件。既然他还能清醒的思考,还拥有着石眼,那么,就算现在变成了一条虫子,一切也皆有可能,左德不会放弃的。

石眼空间虽然神奇,不过对于目前的处境并没有什么帮助。左德的意识退出了空间,在寂静的黑暗之中开始思考起解决问题的方法。

既然知道了现在的身体是一条虫子,那么左德开始努力地活动着躯体,期望能尽早适应它。虽然强烈的不适应感几乎让他发狂,不过理智的大脑告诉自己,这是目前唯一的方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左德感到猛地一颤,他终于顺利地晃动了一下自己的头部,紧接着身体也能扭动起来。

透过新的身体的触感,左德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是浸泡在某种粘稠的液体之中。奇怪的是,左德却没有丝毫窒息的感觉。

“难道这是一种水生的昆虫?”左德想道。他费力地扭动着自己虫躯,他必须尽快地掌握这具新的肉体。

很快,肥胖的虫躯猛然触碰到了一面坚韧的墙壁,左德只好贴着这面墙壁四下摸索。墙壁很光滑,也很柔韧,左德的身体撞击在上面,也会被轻轻弹开。虫子的身体笨拙而缓慢,再加上四周粘稠的液体包裹。好半天的时间,左德才磕磕碰碰地摸清楚了周围的大概。

实际上,左德所处的空间并不大,不过四五个虫躯的范围。坚韧的墙壁包裹着浓稠的液体,将左德困在里面。

那么,离开这狭小的空间,就是摆在左德面前第一个难题。

左德试着用头顶、用身体撞击,可惜这些方法都奈何不了这堵坚韧的墙壁。最终,左德不得不停止了这种无意义的行为。他开始思考。

“不行,这种虫子的身体根本就没办法破开这面墙壁,让我从这里出去的。等等,虫子……昆虫……包裹……液体……,难道是孵化?我记得大多数昆虫都是通过孵化来出生的。至于具体的方式……”

“石眼,检索我的记忆,找出关于昆虫孵化的内容!”

顿时,大段大段的关于昆虫孵化的知识涌入左德的意识。这些知识包括昆虫孵化周期、概率、方式,以及孵化需要的环境、物质等等各种各样的庞大知识,一时间充斥着左德的大脑,让他脑门隐隐发痛。

南明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淮安治疗阳痿方法
蚌埠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陕西如何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