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来不及好好爱你第五十八章小把戏求收藏求推

2020-01-20 08:56: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来不及好好爱你 第五十八章 小把戏(求收藏,求推荐)

“幸得灵儿姑娘通风报信,我才知道宫中你们的情况。”格勒康泰继续说:“你主仆二人先聊聊,我且先回府中,展延会安排好一切。”

“恭送侯爵。”

“小姐,你这么憔悴,你受苦了,我看看,哪里受伤了?”灵儿关切道。

“灵儿,我没有受伤。”

“那灵儿就放心了。对了,小姐,我听说是格勒公子将你就出来的?”

“嗯,他刚离开去找水去了。”

灵儿取出身上的包袱,交到左翼的手中,道:“小姐,画和锦盒灵儿藏的好好的。”

左翼拿着画和锦盒,想:若是杀害嬷嬷的人也是老夫人的人,那么,嬷嬷还未来得及说出来的秘密也许正是老夫人将她灭口的理由。那么是不是可以说,老夫人想要隐瞒二夫人的真正的死因。若是长宇知道此事,他会怎么做呢?

“灵儿,你怎么在这里?”长宇捧着盛着水的荷叶回来,却不见叔父。

“格勒公子,灵儿安全离开宫中了。”

“那就好,左翼一直担心你。叔父呢?”

“侯爵说身体不适,先回去了。”左翼将格勒长宇拉到身边坐下,道:“长宇,有件事情我要和你说。这是二夫人的画像和锦盒。”

格勒长宇一脸疑惑地接过画,他打开画卷,母亲的容颜在此出现他的面前,他轻叹了一声,似乎想要将情绪平覆,他将画卷轻轻地收起来,他打开锦盒,那里面,放着一株干掉的花干和一些零碎的花瓣的碎片,都已经干枯、发黑,看不清原来的模样。格勒长宇拿起来闻了闻,一股刺鼻的药水的味道。

“这是什么花?”他猜想,这话一定是用某种药水处理过来能保留到现在,但尽管如此,已经很难辨别出来这是什么花。

左翼摇了摇头,奶妈还来不及告诉她所有的事情。

格勒长宇拿起锦囊闻了闻,已无清香,他摸了摸,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他用剑将锦囊划开一道口子,锦囊中空无一物,他用手撕开,之间锦囊内侧有一个*的符号。这是什么意思?

左翼接过来看,说道:“这好像是一个特殊的符号。”

“左翼,母亲的画还有这锦盒是怎么一回事?”

左翼这才将在宫中发生的事与长宇一一道来,从遇见奶妈,到奶妈遇害,她没有漏掉任何的一个细节。她说:“伤害的奶妈的那箭我记得,和长宇之前所受的箭伤是同样的箭,他的箭尾有一个三角形的符号。”

一直以为,格勒长宇从未怀疑过母亲的死,往事被翻腾起来,迷雾重重。他一定要将此事调查清楚。乔善嬷嬷最终一直提到三夫人,想来此事三夫人是关键,她必然知情。耽误之急,是要在老夫人之前找到三夫人。

第五十四章逆袭

权衡之下,格勒康泰最终仍然决定要将二人送回宫中“领罪”。一来,逃亡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有些事情他们必须要面对。而来,就目前来看,朝堂内外,百姓坊间,传言颇盛,老夫人定不会完全不顾舆论而一意孤行。格勒康泰唯有赌一把。

格勒康泰押着格勒长宇和斯捷左翼进了宫。

朝堂上老夫人、格勒长瑾正襟危坐。表情肃穆,整个朝堂内的气氛非常地紧张。

“参见老夫人、格勒王、大夫人。”

“叔父快快请起。”

“罪臣不敢!先王委以重任,将二公子托付于臣下,可臣下教导无方,让其闯出大祸,还请格勒王降罪。”

格勒长宇见状,跪于地,道:“是长宇的错,与叔父无关,还请母亲,王,降罪我一人。”

“胡闹!长宇你身为格勒子弟,我朝二公子,你不顾身份,不为社稷,却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失了得体,多次触犯戒律,这让你以后如何服众?让我朝如何在百姓间立威?说到底,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因为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儿臣斗胆,左翼并非来历不明,左翼乃是幻族人。坊间传闻四起,民愿昭昭,执行官庞临蒙蔽圣上,罔顾民愿,自行执法,故儿臣才将左翼救下,替百姓向母亲、格勒王情愿。”

“坊间传闻,又岂能当真?”

“左翼可以向各位证明。”

“你如何证明?”

“格勒王请看。”

左翼让灵儿取来两张纸片,左翼至于掌心。嘴中碎碎念道,突然间,纸片变成蝴蝶飞了起来,在众人眼前起舞。这时,堂下一片哗然。

“这是什么法术?”格勒长瑾问道。

“这便是左翼家族的传世技艺,幻术。”左翼拍了拍手,“蝴蝶”落地,变成了纸片。

“这也只是江湖术士的小把戏而已。”老夫人不屑地道。

“那老夫人如何能信?”

“听闻,幻族人能见人心中所想。”

“虽有如此一说,但并不是人心中所有念想都能见到,这需要更高的道行和修为才可以。左翼才疏学浅,只是略知皮毛,若老夫人非此术不信,左翼愿尽力而为。”

“长瑾,你去试一试。”

“好。”

侍女用黑布将左翼的双眼的蒙住。左翼道:“王,请将掌心交于我。”

格勒长瑾一只手被左翼握着,另一只手则握着笔要写下他心中所想的东西。他只写了“剑”字的左边一半,左翼便脱口而出“剑”。

堂上下又唏嘘一片。

格勒长瑾撕掉一页,写上“水”,又被左翼言中。

最后,格勒长瑾笔尖落定,左翼便道:“我能见欢儿姑娘的美丽笑容。”

果然,格勒长瑾写的正是“欢儿”。

司云丹儿脸色顿时难堪。

“妙!”格勒长瑾由衷的感叹一句,走回堂上,老夫人望了格勒长瑾一眼,格勒长瑾微微点头示意。

这让老夫人的心悬了起来,若她只是个平凡女子也就罢了,如今证明她是幻族的女子,听闻这幻族,有着神奇的力量,让世人苦苦追寻,留她在长宇身边,始终是个威胁,不知道她的能力有多大,如若让长宇联合起幻族谋反,这岂不是......想到这里让老夫人非常不安。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怎么样
梁河县人民医院
吉林治银屑病最权威的医院
泉州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
济宁癫痫病权威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