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最强法宝商第八十五章再次误判

2020-01-19 16:13: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法宝商 第八十五章 再次误判

也那怪马车夫们大喜过望,他们这趟出门,的的确确是因祸得福。

原本辛苦大半个月后,是挣不到几个铜板的,现在可就天翻地覆了。马车上的货物变卖后的所得,足够一户人家几年的开销。

再加上躺在地上的黑龙帮帮众身上的财物,这次可是赚大发了!

就在七八个马车夫在欢天喜地地瓜分黑龙帮帮众的财物时,陈德已经转身离去。

等着享受美味的大竺贵族们,在左等右等不见他们的东西送上门后,派出了他们的亲兵到黑龙帮的总坛处质问。

涂雄柯亲自派出一队人马出了古乐城北门,往菁州城方向搜索而行。消息很快传回黑龙帮总坛。

在袭击现场,涂雄柯的脸阴沉得快要滴下水来。

从所有黑龙帮帮众的尸身来看,致命伤就是枪伤和箭伤。

枪伤的创口极深,而且都是扎在要害部位,几乎就是一枪毙命。看来,杀手的力量极强。

赖香主的身上只有箭伤,有五处箭伤,伤口深浅不一,应该是在不同的位置放箭的结果。

赖香主身上没有枪伤,只有箭伤,估计应是他看到不能力敌,在逃命的时候被杀手用箭射死。

以赖香主的身手,加上十几个得力手下,都没有一个能逃脱。有箭伤和枪伤,因此对方肯定不止一人。

对现场进行仔细的勘察后,以涂雄柯领头的黑龙帮众人,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而且,对方明显很xiǎo心,所有的箭矢对方全都拔走了。

到底是哪家势力向黑龙帮发难呢?

加上前两次,这三次针对黑龙帮的攻击,明显就是有计划有预谋的。而且,对方肯定对黑龙帮的动向非常的了解。

后面的两次针对黑龙帮的攻击,就是明显的伏击,肯定是事先就掌握了这两队黑龙帮帮众的动向。对方肯定有稳定的消息来源!

要干掉对方的消息来源!

回到古乐城后,与几位坛主通了消息后,涂雄柯下令:对于和黑龙帮敌对的势力如常胜堂、飞龙帮、义安帮、嵩山派、五岳派,将它们的眼线、疑似暗子都统统绞杀。

他的这个命令一下,在古乐城和山南行省各处,就陆续发生了刺杀、围杀事件。

黑龙帮的针对敌对势力的眼线的行为,不久就招致了对手的报复。

常胜堂、飞龙帮、义安帮、嵩山派、五岳派纷纷对黑龙帮的眼线动手,对黑龙帮曝露的暗子进行雷霆斩杀。

在这针锋相对的绞杀战中,黑龙帮因为向来霸道惯了,随意地将绞杀范围扩大:仅仅是有所怀疑,就将怀疑目标击杀。

这一下,黑龙帮将和他们交好的势力的眼线也杀了不少。

这让和黑龙帮交好的势力暗暗地咬牙切齿,有的为了报复,就故意把他们知道的黑龙帮的眼线,透露给黑龙帮的对头们。

这样一来,黑龙帮的眼线,暗子纷纷被拔除。

不久之后,黑龙帮的消息来源,反而被敌对势力基本清除干净。黑龙帮反而变成了眼盲耳聋般,没有了消息来源。

韦祖乐和他的人手反而是一diǎn损失都没有。

因为,韦祖乐找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帮会里的人,基本没有武功在身,这反而成了他们的护身符。多方势力的这场针锋相对的绞杀,一diǎn都没有波及到他们。

陈德仍然可以持续不断地获得有用的消息。

有了两次出城的队伍被伏击的教训后,黑龙帮往后派出的人手增加了一倍不止。

一队人马里至少两位香主级别的头目,人数不低于二十。还有黑龙帮的靠山大竺人派来的六七个弓箭手。

因为对手有箭术高手,有了大竺的弓箭手,黑龙帮就不会在远程攻击上处于下风。

如此一来,黑龙帮的出城人马,每次都是呼啦啦的一大帮人。

出城的人暂时是安全了,可是黑龙帮留在城里的人,却遇上了*烦。

尉迟铁虎是黑龙帮总坛龙威坛的一位香主,擅使朴刀,他的虎威丧门刀法,使他在江湖上有了丧门虎的绰号。

这天晚上,他将坛里的事情处理完毕,就带着两个手下往他在古乐城里购置的宅院而去。

这些天,事情太多。帮会被人攻击,与有过节的势力之间的已有几年的平静,又被打破了。

双方的暗影绞杀战里,黑龙帮吃了大亏。

因此,各种麻烦事不少。今晚,尉迟铁虎就想回到完全属于自己的窝里,好好放松一下。

快要到家了,走过眼前的这条街,在街尽头左转就到了。

走在这条他非常熟悉的xiǎo街上,尉迟铁虎的心情很好。

街道的右边是静静的xiǎo河涌,水很清澈,白日里能看到河里游弋的大大xiǎoxiǎo的鱼儿。

河涌上每隔段距离,就有各式古色古香的xiǎo桥横跨其上。河涌边,两排柳树在微风里,轻轻地摇曳着柳枝。

踏在平整的青石板路上,过惯了刀头舔血日子的尉迟铁虎,对这柳树、xiǎo桥、流水、人家组成的温柔景色很是享受。

尉迟铁虎之所以选择住在此处,就是这温柔的街景似乎能平和他身上的,因常与人厮杀而形成的暴戾之气,让他感到舒服。

只是,今天这街景在屋檐下的在微风里轻摆的灯笼的映照下,似乎显得幽静得过了头。

心里刚浮起这样的念头,还未来得及细想,尉迟铁虎就听到连续的弓弦声响起,随之是“咻”“咻”的箭矢破空声。

不好,有人刺杀!

常年厮杀形成的本能,他就地一滚,虽然特狼狈,不过竟是让他将将躲过了箭矢。

不过,他的两个得力手下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两人反应慢了一线,竟是被箭矢爆头,当场毙命。

其中一人手里握着的尉迟铁虎的朴刀,“当啷”一下,掉在了地上。

陈德“咦”的一声,有些惊讶。

武功更高的赖香主,没能躲过专门针对他的第一次箭袭,这个看起来有些粗犷的家伙反而能躲过。

陈德并不担心。此处街道狭窄,街边房屋门户坚固,对手躲闪的空间有限。

他的长雄弓迟早能命中丧门虎。

如果对方跳入河里逃命,那即是自寻死路了。此处河水流速缓慢,跳入河中后,行动速度将大大降低。

对于身怀念力的陈德而言,对手如果躲在河道里,完全就是无处藏身。

尉迟铁虎刚从地上站起,他有些后悔了。应该继续在地上打滚吧,他想到。

因为,又是连续的“咻”“咻”箭矢破空声,他顺势拔出,并握在手里的腰刀刚拨开了射向他上半身的箭矢,可是一只箭就已经钉在了他左腿上。

“啊”一声痛呼,尉迟铁虎就摔倒在青石板上。

几个起落,陈德已冲到尉迟铁虎跟前。最威猛的开山式劈向了已经站起的尉迟铁虎。

陈德必须速战速决,因为,每天晚上,街道上都有大竺兵的巡逻队。

左腿受伤,不利闪转腾挪。尉迟铁虎打定了主意,要固守待援。

尉迟铁虎丰富的厮杀经验,使他做出了无疑是眼前的最佳选择。

明白这可能是他一生中最危险的时刻,尉迟铁虎拼命地抵抗。身形粗犷的他力量不弱,在全力防守下,前面几招,他勉强能跟上陈德的速度。

展开了霸环刀刀势的陈德围着尉迟铁虎,就是狠劈猛砍。

尉迟铁虎拼命抵挡之下,双刀碰撞的“锵”“锵”“哐”“哐”的金铁交鸣声震耳欲聋。

远处正在巡逻的大竺兵,听到了这边拼杀的老大的动静,已经迅速朝此处赶来。

忻城县人民医院
诸城市中医院怎么样
东莞男科治疗费用
榆林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潍坊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