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史上第一方丈 第七十一章 这一夜

2020-01-16 18:28: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史上第一方丈 第七十一章 这一夜

女医生对素问讲述这人的情况:“他是一周前送来的,送他来的人交了半个月的费用,就再没来过。而他自从来了以后就一直昏迷,也检查不出任何情况来。如果再没有办法,恐怕过不了这两天。”

素问仔细观察,此人阴气已经深入肺腑骨髓,除非突然遇到浓度很大的阴气,比如自己在海州超度时的情况,或者就是长期接触与阴气有关的事物了。

按照这人的情况,明显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清除的。

不过先清除一部分,保住他的命还是可以的。

而且素问对他接触的东西很感兴趣。

转头对女医生说:“找一个安静的房间。”

“好的。”

过一会儿几人来到值班医生休息室,病人也被推了过来。

让其他人都出去后,素问开始驱散那些阴气。

这一次的时间比刚才要长很多,当屋内声音停止,那人体表的阴气虽然被驱散,仍然有阴气从体内散发出来。没过多久,体外又覆上一层薄薄的阴气。

不过今天就暂时这样了,临走将自己的持珠放在此人胸口,言明不要移动他,并且说明持珠是帮助镇压体内阴气的,那个病人的身体能多抗几天。

女医生连忙点头答应。

素问两人又回去救治另外五人。

到了晚上,七人都已救治完毕,沉沉睡去。

后面这五人身上爬出来的蛊虫被李天朗让人用东西装起来,准备让人研究一下。

“素问大师,已经给你安排好酒店,先去休息一下?”

素问点了点头。确实非常疲倦了。

连续八个小时,念的他口干舌燥。

…………

市区一栋公寓,蓝凤凰看着电视剧双眼通红,不停的抽着鼻子,身边手纸扔了一堆。

铃声响起,蓝凤凰眼睛仍盯在电视上,另一只手摸到接起来。

“喂?”

“小蓝,事情怎么样了?”另一端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

“事情?哎呀,我的蛊虫都被破掉了哎。那个小和尚好厉害哩。”

蓝凤凰惊呼。

“你装的像一点好不好?”另一端的女子无奈道。

“嘻嘻。确实很厉害啦。两次都被他破掉了啊。”蓝凤凰脸上带泪,嘻嘻哈哈笑起来。

“这么重的鼻音,又看电视剧呢?算了,既然这样你明天回来吧。”

“好啊好啊,早就不想在这里呆了。”蓝凤凰雀跃道。

“那就这样,明天你和田老先回来。剩下的首尾我让欧家兄弟处理。”

…………

魔都一座几十年的老宅,一个西装革履,带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年轻男子敲开房门。

随后他被引入一间房间之中。

周围都是书架,上面堆满了各种书籍。正中一张深色的书桌,一个老人正拿着放大镜查看手中的一枚玉佩。

青年一进来就躬身道。“秦叔叔。”

书桌后一个老头放下手中的放大镜,抬起头笑道。“小锐啊。你父亲还好吧?”

青年连忙道:“家父身体很好,还经常念叨秦叔叔呢。”

“呵呵。”秦老笑了笑。“先坐吧。”

青年听了后连忙将随身带着的一个木盒子拿出来:“这是我今天偶然遇到的,想来秦叔叔能够喜欢。”

“哦?”秦老不置可否的笑笑,以他的身份什么东西没见过。能让他喜欢的东西已经很少,也不是这个青年能够拿得出来的。不过好歹是对方一番心意,也就收下来了。

哪怕对方不送这木盒,只看在多年老友的份上,他求自己什么事也会帮着办了。

将盒子拿在手中,木盒是紫檀木的工艺品,大概值几千块钱。以对方的家庭条件来说,已经很用心了。

打开木盒,里面是一串持珠。

和普通持珠不一样,一般都是108颗小珠,而这一串却是27颗拇指指甲大的木珠。每一刻木珠都呈红色,上面有黑色的木纹。

这样的持珠很少见,偏偏他最近见过一次。

同样的大小,同样的颗数,同样的雷击枣木。

将盒子合上,放回桌面。

抬起头,青年正一脸期盼的看着秦老,见秦老抬头,露出个得体的笑容。

秦老沉吟一下开口:“你这串佛珠是从哪里得来的?”

青年心里一喜,秦老能问这话,说明入了他的烟,这串佛珠价值很高。连忙回答:“是我一个朋友家里传下来的,最近手头紧要往外卖,我看了觉得东西不错,就买下来了。”

秦老意味难明的笑笑。

“你这次来找我是什么事?”

话语虽然同样温和,如果是亲切的人就能听出其中有疏离之意。

半响,听了青年的话,秦老点了点头。青年的事其实很简单,魔都要新设立一个开发区,而在魔都这样的地方,新设立的开发区各部门都是非常难进的。

他身为一个副科长,在他的年纪已经还可以了。想要升任科长再调入新开发区,就需要有人发话了。

这对秦老来说是件小事。

但这佛珠的来历实在太有问题了。

“你先回去吧,我会帮你问问。”

秦老没直接答应,让青年有些失望。

临出门前秦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若是有人要寻这串佛珠,让他来找我吧。”

青年心里一惊,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

这串佛珠当然不是他朋友的,是去医院找他女朋友,在值班医生休息室等候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个病人,身上放着这串佛珠。他拿着把玩一下,就感觉神清气爽,就知道是好东西。想到秦老今天来,而听自己父亲说秦老一向喜欢这一类的物什,就顺手拿了来。

在他想,一个普通病人身上就这么放着的佛珠,或许真的价值不算太高,或者是对方不知道价值。如果真是价值连城的东西,谁会放在医院这种人多手杂的地方?

无论怎么样,就算有人找到自己,大不了赔个千八百块,顶多几千块也够了。

只要秦老替自己说两句话,怎么都值得了。

可听秦老的意思,难道他认识这串佛珠的主人?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走出秦老的家,他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办法。

冷风一吹,突然灵光一闪。

如果秦老真的认识这佛珠的主人,怎么会说“若是有人要寻这串佛珠?”

不管怎么样,这事都不能认。

青年心里打定了主意。

…………

夜,东海净心寺。

两条人影飞快的翻过院墙。

轻手轻脚的摸到后院最靠边的一间屋子。

按照这两天白天探查,这就是本寺主持的房间了,而他此时并不在寺院。

轻轻推了下门,开了一条小缝。

没锁。

下一瞬间,一阵狗叫响彻整个寺院。

两人瞬间一僵,转身就跑。心里暗骂,下午来的人不是在肉丸里加上安眠药了么。

狗吞下后应该三个小时后才溶解掉安眠药外面的特制外膜,寺院里的人也发现不了异常才对,这一套他们已经用过多次了,可怎么会有狗叫声?

下一瞬间两人刚推开一条缝的门一下被人拽开。

一条人影从屋内跃到二人身后,一手提起一个,随即向中间一撞。

又拎着两人回到房间。

忻城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哪家妇科医院好
江苏白癜风治疗价格
烟台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