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关于基因编辑婴儿一篇篮球小说

2019-05-25 17:39: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今天基因编辑婴儿的新闻想必各位都已经知道了,双方的意见也已经在媒体上得到表达。我的看法是:纯伦理问题,用技术安全辩解没啥意义。转基因植物甚至转基因羊,在技术安全性过关的情况下是可以的。但是人不一样。

说的严重点,当人生而平等这个基础被技术否定,谁又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三年前我写过一篇篮球小说。故事大概说的是篮球运动员在基因改造冲击下的失落感,这里重新推送一下。当时我给了一个阳光的结尾,希望这个世界也能有更多阳光。

《新生》

2039年,麦迪逊广场花园,NBA总决赛第6场,最后16秒。

Stephen张开双臂,压低重心,眼神如鹰隼般紧紧盯着正在控球的对手。现在尼克斯还领先一分,只要守住这一球,他们就能将系列赛拖进第七场。

还剩8秒钟,对手开始了最后一攻。

GNP眼镜正在不厌其烦的给出提示,左肩晃动,对手有73%的可能选择左路突破,19%右路突破,9%传球。下球幅度足够,左路突破判定上升到88%,红灯亮,99%左路突破!

但显然Stephen的身体本能已经提前告诉了他正确的判断,他快速的向左侧滑步,紧紧贴在对手身旁,将对手护送进油漆区。而上提的中锋夹击如此及时,迫使对手不得不尝试分球到底角的射手。就在球出手的一瞬间,Stephen做了一个冒险的抢断尝试。幸运的是他的左手点到了球。电光火石间Stephen迅捷的做出第二反应,他从进攻球员的身侧绕过,飞身将球挑给了右路快下的队友。

没有给对方留下犯规机会,比赛结束了。

GNP眼镜仍然在不断闪出新的提示,Stephen想,对于这种比赛节奏, GNP3i版的延时很明显是过于严重了。

看台上传来稀稀落落的掌声。

如往常一样,观众来的并不算少,但很多是提前到场准备观看下一场比赛热身的。大部分人并没有太在意这最后一次攻防,看台上走动的人很多,有人在吃体育馆门口Coo机提供的甜甜圈和披萨,而大部分人在通过各种各样的眼镜或手臂设备处理着自己的事情。

Stephen和队友一一击掌,提起自己的运动包,从球员通道走回更衣室。这样的观众反馈他早已习以为常,但不管怎么说,今天尼克斯赢球终归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今晚回家似乎可以和老弟喝上一杯,他想,自从老弟念完9年级转去了免费的Canarias篮球学院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在一起坐坐了。

走出体育场的时候,场馆内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声。Stephen知道,那是N-NBA的卫冕冠军--巨人杀手队终于出场了。

从宾夕法尼亚车站搭乘新昆斯真空磁悬浮胶囊快车可以一直到戴克滩公园,但是下车的地点离开Stephen的住宅还有一段距离。相比自助交通器的昂贵和稀少,Stephen平时宁可选择步行穿过街区。与新生人聚居的曼哈顿岛相比,布鲁克林区几乎仍然是20年前的模样,不,或者比那时候更萧条。这里没有林立的高楼、密布的虚拟影像和楼宇间纵横交错的真空轨道,仅有的几栋摩天大楼几乎没有灯光,月色在大楼破裂的窗户边缘闪现,周围低矮的老式铝结构建筑很多外板早已剥落,而阴影里堆积的垃圾散发出腐臭的味道,垃圾堆旁边似乎有人躺着,一动不动。Stephen不知道那人是否还活着,不过他也不关心。

穿过狭长的小巷,一个略显锈蚀的铁丝网围成的篮球场,那是他和弟弟的练习场,从童年时起他们就在这个场地斗牛,一直到现在。用铁丝编织成的篮圈换了很多次,一起打球的孩子也纷纷离去,但是他们满满的记忆从来没有褪色。

篮球场旁的小平房里透出了灯光,Perry已经回来了,他想。老弟不见得会分享他的喜悦,实际上也没什么可喜悦的。NBA也好,总决赛也好,仅仅是因为2023年宪法平等权益修正案而存在的。当时法律要求部分行业为未进行基因优化的人们保留平等的工作机会,所以NBA才得以延续或者说是苟延残喘。但是Stephen觉得Perry应该会感谢他的礼物,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到了几年前巨人杀手队某位队员换下的GNP眼镜,虽然同样是旧版,但是应该仍然可以正常使用。他相信这会对Perry有帮助。

下一年NBA的选秀训练营已经开始了,他认为弟弟应该会轻松拿到Top3的顺位,当然了,不是在新生人组。

弟弟是自己的骄傲。6尺7寸的他有着惊人的运动天赋,精准的投射,覆盖球场的视野,防守热情,以及篮球场上的一切。毫无疑问他比当年的Stephen要强得多,甚至是胜过现在身为尼克斯当家控卫的自己。事实上,从他16岁开始,他们一对一斗牛的结果就已经倒过来了。

房间就和整个布鲁克林一样的衰老,略显昏暗的灯光让复合材料的墙体上密布的裂纹显得更为明显,苔藓顺着墙根疯狂的生长,这种植物在某些方面似乎比人类更为坚强。

屋里的空气带着股奇怪的味道。很快,Stephen就知道了那是什么味道。因为他看到他的弟弟抱膝坐在墙角,身边排列着一排特基拉酒的空瓶。满脸的胡渣让他的脸看上去模糊不清,Stephen注意到了Perry眼中密布的血丝,以及茫然不知所措的目光,但是他不确定Perry是否在看着自己,也不确定他是在对自己倾诉,还是仅仅是在自言自语而已。

“其实我真的不介意他们的身体。他们很强,但是我也能跑,能跳,能在20英尺以外投中全部的球。我为此而感谢上帝。我告诉自己我会努力,我会努力,我会用努力去战胜那些人。可是当我在早上五点拿着球去训练中心的时候,我无法相信我看到的。他们几乎全部都在,每一个人都在认真练习。可是Stephen,我的哥哥,那是凌晨五点啊。”

“我真的没法接受。我可以接受身体上的差距,可以接受他们跑得更快、跳得更高,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勤奋、努力也是可以通过基因来决定的。我恨基因技术,我恨他们这些新生人,哥哥,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憎恨篮球这种运动。”

“我向上帝祈祷,我祈祷他能让我回到那个时代,我祈祷他能让我和Michael Jordan、LeBron James,和Shaquille O'Neal、Anthony Davis同场竞技,让我能找回属于我们的荣光。Stephen,我觉得我累了。”

Stephen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弟弟,事实上,这些疑问从来就盘桓在他的心底。只不过他强迫自己不去想它们。他是职业球员,但是他没有钱,也没有能够做的工作。他不知道这个摇摇欲坠的旧联盟会不会在某一天终于停止摆动,明天会如何?未来会如何?他从未想过这些问题。

或者,他只是强迫自己不要去想。

Stephen默默的看着Perry站起来,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他把头埋进自己强壮的双臂间,直到听见一声枪响,他也没有抬起头来。

本该戴在Perry年轻而富有朝气的脸上的GNP眼镜被Stephen紧紧的握在手中。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掌被眼镜碎片刺穿的尖锐痛楚,又或者,一切只是他疲惫身体所带来的错觉。

麦迪逊广场花园,NBA总决赛第7场。

无论Stephen怎么去集中自己的注意力,都无法将之百分之百的倾注到比赛中间。无论是突破、投篮还是传球,Perry的身影总会在不经意间浮现。Kidd教练在中场休息的时候让他一个人留在场边在静一静,但是下半场他的心神恍惚一如之前。终于,在一个糟糕的从前场端线到另一侧端线的横传被对手抢断后,教练换下了他。

场上的比分依然胶着,在临终场前,尼克斯甚至还一度逆转并超前了比分。但是随着最后时刻替补控卫的两罚全失,以及随后对手的底角三分命中,尼克斯终究还是和总冠军再次擦身而过。

Stephen坐在板凳上漠然的看着这一切,如同看台上同样漠然的观众。他并不感到难过,也没有太多的感伤,尽管接下来的是一个注定漫长的夏天。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何时穿过通道,来到了球场外的喷泉旁。夕阳映照的广场上,无数可爱、健康、快乐的孩子们正在嬉笑追逐。这些新生人的孩子,这些天生拥有神的恩宠的孩子。Stephen想,这些和自己不一样的孩子。

也许一切都该结束了。Perry留下的枪还躺在自己的房间,这过时的武器也许更适合同样过时的自己。

一阵颤动将他从沉思中惊醒。Stephen回过头,看到一个新生人小孩正在使劲扯着他的衣服。

“能给我签个名吗,Stephen叔叔。”

孩子使劲踮起脚尖,把自己的手臂设备伸到Stephen面前。设备投射出变幻的全息影像,流过的是他过去5年职业生涯的所有高光时刻。生涯Debut,第一次全明星的假动作切入灌篮,空中接球纵贯全场的长传,第一次总决赛的青涩,一直到前一场比赛的关键抢断。。。Stephen的眼睛忽然变得有一些湿润,旧时代人们一贯的脆弱,他想。

Stephen蹲下来,在孩子的手臂设备上草草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叔叔,你们明年一定会赢的。”

Stephen不确定这孩子有没有看到自己眼中的泪光,也不确定这是一种鼓励还是安慰,但是他看到夕阳余晖照耀着孩子的脸庞,像三月晴空下一泓宁静的湖水。而他身后的晚霞色彩流转,就似初升的朝霞。

一切确实都会结束。

但也许,明天,

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The FIN

主要人设与名词:

哥哥:Stephen Blackman纽约尼克斯队控卫 26岁 1.91米/6英尺3英寸 81公斤/178磅。

弟弟:Perry Blackman 等待选秀 18岁 2.01米/6英尺7英寸 98公斤/216磅。

GNP眼镜 Google-Nike-Plus运动眼镜,专业运动辅助设备。

新生人:经过基因工程改造的新一代人类。

平等权益修正案:基因工程改造的一系列妥协法案,其中有条款保障未经改造公民的平等劳动权。

N-NBA:不限制新生人参加的职业篮球联盟,因而事实上也只有新生人能够参加。

『全篮球』精选文章已在公众号菜单汇总,欢迎关注。

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好海南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辽宁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