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一百三十八章 出奇制胜

2020-01-16 16:54: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一百三十八章 出奇制胜

何姓修士一直没放松警惕,感觉到异常立即戒备,在闪电劈落的瞬间微微一错身,险险的躲过了一击,同时神识外放,迅速锁定了目标。

“恩,死亡血咒?哈哈,原来是你这个小贼,天堂有路儿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说完御剑向秦川所在的方向飞去。

正在这时,滚滚黑雾忽然从四面八方升起,转眼遮蔽了阴霾的天空,突然的变故,让在场的修士一阵骚动,雷震收到了秦川的传音,心中了然,取出千魂幡,千百头阴魂厉鬼借着幻阴迷踪阵黑雾的掩护冲向对面的修士。

千魂幡这种法宝对付皮糙肉厚的墨蛟作用不大,但是对付修士却是威力十足,首先倒霉的就是那个身着银色披风的李姓修士,一头夜叉鬼再加十几头鬼将对其进行疯狂撕咬,即便依靠护体元罡和法衣的保护暂时无碍,但是法力的消耗却是相当惊人的,而雷震也不会给他清理这些鬼物的机会,操纵飞刀法宝斩了过去。

孟小虫等人见此情形,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有的招出了鬼奴,有的招出炼尸,在这种环境里无疑最能发挥阴魂鬼物的作用。

幻阴迷踪阵最大的特点就是限制神识,何姓修士因为神识被压制而失去了目标,不过他并不担心对方能逃脱自己的追踪,因为死亡血咒有一定的定位作用。

片刻后,他发现了秦川的踪迹,对方没有逃离原地,这让他警觉起来,因为他想起了何明辉那个族侄说过的话。

果然,当他离秦川还有近十丈的距离,一道道阴煞从天而降。

“雕虫小技!”抖手扔出一把火雷符,随着一阵轰隆隆的炸响过后,阴煞遇到滚滚的雷火便如冰雪消融一般化为虚无。

一物降一物,雷火天生克制阴邪之物,何姓修士一击得手,招出一把青蒙蒙的小剑,小剑迎风抖涨,化为巨剑斩向秦川。

秦川微微平移两步,躲过了巨剑,那巨剑随即来了个旋切,结果又切了个空,而这时层层阴煞又罩落而下。

何姓修士急忙又砸出几张火雷符轰破阴煞,同时对着巨剑一点指,巨剑顷刻化为原本大小,对着秦川飞刺而去。

秦川刚刚闪身躲开,那小剑紧接着便是撩刺、抹杀、飞斩、劈挂等一连串的攻击,赫然是一套御剑术的法门,他纵然依仗疾风靴的作用,身法加快了许多,也不可能完全躲的开,不过他也不是空手的,一对新祭炼的短矛上下挥舞,左支右拙,总算将青色小剑挡住,不过这件法器也是离报废不远了。

何姓修士倒是想一举将秦川斩杀,但是那阴煞几乎是毫不停顿的下落,当他扔出最后几张火雷符,不得不先招回了小剑,如果本命法宝被污秽,他也会大受牵累。

这可恶的阴煞从何而来?他想到要想斩杀秦川,必须先破掉发出阴煞的法器,否则根本无法全力施为,于是迅速脱离了阴煞的范围,御剑向空中飞去,结果那阴煞也随之移动,速度丝毫不比他慢。

糟糕!眼见阴煞罩下,急忙招出一柄法器飞剑,对着阴煞斩去,阴煞被斩开了一层,但是那法器也灵性大损,勉强斩开了第二层,这把上品法器飞剑彻底被污秽了。

浪费了一件法器,总算赢得了短暂的时间,冲出阴煞笼罩范围的同时,他终于发现了煞魂幡,不过这数量未免也太多了点吧,足有数百个,别说是一个炼气期修士,就是金丹修士也不可能同时操纵这么多法器,他想用神识来甄别,但是那些煞魂幡全是在飞速移动中,一时之间根本无从辨别。

胡天林作为曾经的元婴修士,如此看中煞魂幡自然是有其道理的,如果这么容易就被一名筑基期修士破掉,那此宝又有什么价值可言?

就在他迟疑的瞬间,无数骷髅厉鬼向他扑来,区区幻化的鬼物自然不放在他眼里,身体周围忽然浮现青红两色的浓雾,浓雾又迅速凝聚成了一青一红两条雾蟒,青色的雾蟒在身体周围盘旋驱赶那些幻化的鬼物,红色雾蟒则冲入鬼物群中,那些骷髅和厉鬼被那红色雾蟒咬中,立即化为阴煞之气消散在空气中。

自认安全无忧,何姓修士再次对着青色小剑点指,那小剑顷刻化为十数道剑光斩向煞魂幡,在他想来,这种范围攻击即使破不了真正的煞魂幡,总归能逼出本体来吧?

他的想法很好,不过煞魂幡忽然喷吐出铺天盖地的阴煞丝,那些剑光一遇到这些阴煞丝,几乎像冰雪落在了炭火里,迅速消融无踪。

正当何姓修士二次催动飞剑的时候,忽然脸色剧变,大叫一声“不好”,有一头骷髅竟然突破了青色雾蟒的防御,当他反应过来时才看清楚,这哪里是一头幻化的骷髅,分明是一头实实在在的夜叉鬼,这头夜叉鬼一直采取“鱼目混珠”的方式混在那些幻化的鬼物当中,等到他失去了警惕心才暴起发难。

夜叉鬼的一双利爪轻易抓破了护体灵光,然后插向他的双眼,几乎出于本能抬臂挡住了这一抓,但是随之而来的凄厉鬼嘨,让他神魂一荡,暂时失去了思考能力。

就是这一刹那的心神恍惚,一块砖头突然从斜刺里飞出正拍在他的后脑勺上,何姓修士一头从飞剑上栽下,而恰在此时一道人影鬼魅一般的窜到了他近前,“我叫你能,叫你能…”紫金锤如雨点般不停的招呼,可怜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被生生砸成了肉饼。

看到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家伙,秦川长出了口气,之前的千般算计,万般隐忍终于得到了回报。

面对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如果实打实的正面对敌,可以说没有丝毫胜算,所以只能智取,他闲来无事的时候曾反复推演过如何将煞魂幡的作用发挥到淋漓尽致,最终总结出了几种方法,其中利用夜叉鬼奴混在幻化的鬼物中伺机而动便是重要一条,今天终于起到了出奇制胜的效果。

其实之前被飞剑围杀,他并不是没有一点还手之力,借助幻阴迷踪阵和煞魂幡,他完全有能力和对方一直周旋下去,直至雷震腾出手来,但是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假装毫无还手之力,就是为了让对方彻底放松警惕。

事实上,炼气后期对筑基后期通常都是毫无还手之力,但是那只是在通常的情况下,何姓修士完全忘了秦川可是将筑基初期的何明辉差点逼上绝路的人物,岂能以常理揣度?说白了,他还是小看了秦川,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迅速焚化了尸体,收捡了战利品,秦川不想让人知道他干掉了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也没有兴趣去支援其它人,所以只是隐匿在了阵法中静观其变!

幻阴迷踪阵限制神识,但是有句话叫“我的地盘我做主”,他可以通过阵眼观测阵内的一切情况。

雷震此时已经完全压制了对手,靠的不是修为,而是千魂幡,阎罗宗炼气期弟子本来处于人数上的劣势,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经过坠魔渊试炼,哪个弟子手上没有几头炼尸和鬼奴,不说别人,单说一个孟小虫,此时他正指挥十几头炼尸,把三名对手追得到处乱跑,这三人想逃出迷踪阵,却一直在一个不大的范围内打转,当真是憋屈之极。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和雷震对战的李姓修士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按理说何姓修士解决一个炼气修士应该是十拿九稳,但是为何却迟迟不来支援?

此人也是相当果决的主,预感到不妙,立即拿出了看家的手段,周身忽然腾起一股奇寒之气,雷震一看对方要发大招,急忙打算招回那些阴魂,但是为时已晚,那人大叫一声“冰封”,围着他撕咬的阴魂顷刻间全部变成了冰雕,就连身在十丈开外的雷震也被奇寒之气袭遍全身,四肢迅速变得僵硬起来。

若在此时,只要再来一击,雷震定然陨命当场,那人也不是不清楚这一点,但是此时他的身体摇摇欲坠,脸色苍白之极,似乎刚才那一招抽干了他所有的法力,所以他第一时间先服了一把丹药,然后勉强御剑而起。

见此情形,原本不准备出手的秦川,焉能放过这样的机会?打神砖化为一道青光飞了过去,只是距离太远,打神砖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无视空间规则,等接近了目标,人家已经御剑升空,不过他这一击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那人立即放弃了打杀雷震的想法,自己的生命才最重要,想逃出险境才是王道。

“师父你没事吧!”秦川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脸色潮红,身上的道袍撕烂了多处,还有一些血迹未干,一副非常狼狈的样子。

“我没事!”雷震此时已经用真气驱散了侵入身体内的寒意,渐渐恢复了行动能力,“你怎么…那人呢?”

“那家伙运气不好,追了我半天,结果正巧遇到了两头铁翼鹫,活该他倒霉!”

雷震点点头,这才符合常理,他不相信秦川有能力干掉一名和他同阶的修士,否则的话那也太妖孽了。

“做的不错,你休息一会,剩下的事交给我!”不管怎么说,这次秦川也算是救了他一次,这个人情必须要承认。

“是,师父!”秦川暗松了口气,这件事算是糊弄过去了,同时顺便还了多半的人情,最后一砖没白扔!

接下来的事已经没有了悬念,如果不是李姓修士竭力掩护,剩下炼气期弟子几乎有可能被团灭,饶是如此,逃出来的也不过二十几人,可以说经此一役他们已经掀不起多少风浪。

撤去阵法,清点人数,阎罗宗这边陨落四人,重伤三人,虽然损失也不小,不过和收获相比,这些损失完全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六月的天气如同小孩的脸说变就变,眨眼风起云涌,暴雨狂泄而下,这对采集龙鳞果的修士来说绝不是个好消息,因为成熟的果实很容易被大雨冲下,然后迅速烂掉,所以本来还在休整中的阎罗宗修士,不得不冒雨抓紧采集龙鳞果,而且这个时候天色将晚。

与此相隔两千里的“芦苇荡”上空,天气虽然阴霾,却没有下雨,浩然宗和兽神宗修士很默契的没有发生争斗,各占一块地盘进行龙鳞果采摘,他们面对的主要威胁不是人,而是那些随处可见的毒虫,这些毒虫大多属于妖虫的级别,有蜈蚣,有蝎子,还有毒蛇,它们能轻易破开修士的护体灵光,好在两宗修士准备充分,一个个包裹的严严实实,又有筑基后期的修士来回巡查,总算没有造成太大损伤。

夜色降临,正是毒虫最猖獗的时候,两宗修士打算暂且撤离芦苇荡,明天再来采摘,忽然,远处天际有两道黑影迅速接近,两宗的领队不约而同外放神识查看,能够御空而行的肯定是金丹以上修士,但是三国的修仙门派曾有过约定,在龙鳞果成熟期间,不准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进入黑水沼泽,现在是什么情况?

意识到有问题,二人马上作出反应,命令门下弟子散开,而那两名飞来的金丹修士既不报名,也没说半句废话,立即动手。

修为等级越往上,境界之间的差距就越大,两名筑基后期的修士根本不是两名金丹修士的对手,但是这二人却各有手段,兽神宗的领队先是自爆了本命法宝,然后依仗灵兽金雕的强大飞行能力逃过一劫,而浩然宗的领队在重伤后,依靠一张遁地符,也侥幸保住了性命。

气急败坏的两名金丹修士随即对那些炼气期修士展开杀戮,只有少数运气好的家伙没有惨遭毒手,看这两名修士将所有的储物袋都收集了起来,并且在查看完毕后露出满意的笑容,显然不是单纯为了杀人而来。

这二人略作商议后,驾驭遁光直奔黑水潭而去,秦川等人还在采摘灵果,全然不知道一场危机正在临近。

杭州市江干区人民医院
随州市中心医院
长沙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山东治疗白癜风医院
武汉治疗龟头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