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补天道 六六九 封印之道,海共长天色

2019-10-12 19:59: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六六九 封印之道,海共长天色

三个出口,显示出不同的光彩,如同三块瑰丽的宝石,吸引着孟帅的眼光。

“三个方向,我该选哪一方?”孟帅沉吟着。

如此虚空之中,是没有任何标记或者提示的。唯一不同的,只有颜色。

颜色……

孟帅记得三灵殿是有三种不同颜色的,分别表示封印师、炼丹师和驯丨兽师。封印师的颜色……似乎是青色?

对了,驯丨兽师是黄色,炼丹师是红色,没有错了。

孟帅虽然也兼职驯丨兽师,但他始终认定自己第一个是封印师。

而且,到了青色的门前,他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悸动,仿佛有东西在呼唤着他。虽然之前他也感觉到了渴望,但那是来自于他自己的欲望,并非真正的召唤。

他心中一动,挪动了身子来到红色的门户前,果然,那种召唤感没有生。而来到黄色的门户前,却又感觉到了悸动。

也就是説,封印师和驯丨兽师都可以选择么?

还是封印师吧。

孟帅没费多少纠结就下定了决心,他在封印师上面花的时间和精力可不是驯丨兽师可以比的。当然,如果万一可以的话,闯过了封印师这一关,他倒是不介意再去驯丨兽师的关口闯一闯。

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孟帅也隐隐猜到,这里毕竟不是一个入口,恐怕其他入口也有人进来,三个人选择三个入口,不大可能还有剩下。

就在孟帅进去的一盏茶功夫之后,虚空中两个人同时冒了出来。其中一个是线条刚毅,神态肃然的少年,背着一把长刀,另一个是神情高傲的青年贵公子。

两人同时抢到门前,互相瞪视了一眼,似乎有一瞬间想要动手,但终究是克制住了,只是狠狠对视之后,各自选择了一个入口。长刀少年选择红色,青年公子选择青色。

当三个人逐一选择了入口,空间沉默了下来,灰蒙蒙的颜色仿佛凝固了,如亘古的永夜。

哗啦——

孟帅的耳边,一声波涛的声音击响了,天空亮了起来,眼前出现了一大片海浪,壮观的海天一线一直延伸到了远

还来?

孟帅嘀咕道:“我还以为片头动画已经放完了,该进入正题了。”

但是他是没有机会提起抗议的,只好眼睁睁的看完最开始的开天辟地之后,清气上升化为蓝天,浊气下降化为大海,以及天海如何交接,世界如何壮阔。极目远眺,仿佛古往今来,四面八方,唯有天和海两个元素。

这个世界,竟然没有6地?

孟帅心中疑惑,倘若这个世界就是他现在生存的世界,那么6地在哪里?难道还要再往下看?

这个疑惑还没落下,紧接着另外一个疑惑就轰然升起。

下面这个疑惑,并非他刚刚升起的,而是一直在心底隐隐萦绕,但没有翻上台面,也没有被他真正重视过的。在这一刻,骤然爆。

这个世界,有海?

大荒世界,除了山就是山。大齐王朝就在山的中央。她虽然土地肥沃,人烟稠密,但是,没有海。

无论是于燥的甘凉还是温润的水乡,孟帅都没有听説过海。按理説南方时候湿润,应该临海,但其实并非如此。整个大齐竟是个毫无疑问的内6国。

大齐以外更不必説,大荒山连山

,山头数之不尽,却没听过海。

至于五方世界是否有海,孟帅表示怀疑。当然他不曾踏足,但据説五方世界是从大荒分离出去,飘在空中的世界,那样的地方,又怎能临海?

那么这个世界没有海么?

但孟帅又觉得有微妙的不信。别的不説,这个世界的文字,是有“海”这个字的。

当然,蒙古文还有海呢,海和湖都可以是一个词,这个世界也可以把海和大些的湖混为一谈。当初孟帅在甘凉府吃到过海鱼,不但是咸鱼,而且还明显是淡水鱼。当时他只以为甘州于旱,没见过海水,因此把鱼的种类搞混了。但后来他也没吃过真正的海鱼或者任何海产。

可是孟帅还是觉得,这个世界是有海的。在百鸣山的兽类典籍上,他看过很多大型的水生灵兽,明显不是淡水兽类。而水思归介绍的兽类之中,更有明显的海族。

况且,孟帅还真的见过海族,就是那白蝶散人。它的本体白蝶贝,确凿无疑是海水贝类。这个世界上既然有海族,想必是真有海吧?

但是大荒没有海,五方世界也没有海,海在哪里呢?

孟帅想到了自己的师父,水思归似乎在水族中极有威势,白蝶贝见到他如老鼠见猫,莫非他所生活的地方,才有海?

然而这个疑问,他是无法得到解答的,只好将来再见水思归时再问他了。

海水汹涌,长天一色,孟帅站在虚空之中,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突然之间,眼前一切定格了。海水波涛涌起,却骤然停下,仿佛被按下了停止键,白浪还掀在空中,不及落下。

这时,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封印之道,受命于天”

话音一落,就见天上海中,同时喷出了大量的光diǎn,如天上繁星般浩瀚璀璨。

每一个光diǎn,都是一个封印印图。

孟帅的眼睛已经不够用了,目光追寻着这些光diǎn,直欲追随到天涯海角。

在封印一道上,他也算博学,认得的封印早已数以千计,且这两年颇有奇遇,又有封印至宝璇玑图和不知来历的怪圈封印,以黑土世界如意珠制造的分析机器研习多日,又以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记住,自认为基础一项,已经十分扎实,然而就这么一扫,这些光斑封印中,有印象的还不足十一。

一种敬畏感油然而生,他蓦然觉得自己渺小起来,封印一道,真是越学越觉得自己差得远了,永远只是管中窥豹,永远现外面还有更渊博的知识。

倘若真如刚刚耳边声音所説,封印一道源自天道,那么难怪如此浩繁。人説大道三千,连至高无上的道途,都有不计其数的通路,何况封印一道?天道只需分出一丝法则,微微震动,便能形成崭新的封印,而人则必须在其后苦苦追寻。

生而有涯,知而无涯,便是如此。

大量的封印光diǎn喷出之后,缓缓下落,在海面上铺了一层金色的道路,一直延伸到孟帅脚下。

这是……要踏上去么?

孟帅尝试了一下,迈出一步,踏在金色的道路上。金色的道路泛出一丝涟漪,好像屏幕被触摸,但终究没有摇晃或者震荡,让孟帅走出了这第一步。

果然是要走过去

孟帅心中一松,迈步前行,一步步沿着金色的通途走向海洋深处。

蓦然,身前升起了一道墙壁,阻拦在金色的通路上。

墙壁也是由各色封印组成,一道道封印图以各种姿态闪烁,组合成一个平面,倒垂在空中,就像一张金笔画就的璇玑图。

孟帅被这张图拦住了。

这是第一个关卡么?

虽然耳边没有提示,孟帅心里却已经明白,自己要过的第一关,恐怕就是这个屏障,若不过去,此后的路自然断了。

要怎么过去呢?

孟帅略一沉吟,仔细看墙壁上的金符。

这些金符都是最简单的封印图,简单到就像封印中的笔画一样,横竖撇捺,都是最基础的基本功,连字都説不上

孟帅心有所悟,伸出手指,diǎn向其中一个,道:“轻浮印”。

随着轻浮印三个字出口,那印图化作diǎndiǎn光芒消失,原地露出一个手指头大小的小洞。与此同时,孟帅背后漂浮着一个光斑,不过萤火虫大小,正是那轻浮印所化。

果然。不管这之后有什么考验,这一关的目的应当是基本功。认出一个印图,就可以打开一diǎn儿空间,把所有印图认全,大概就能通过了。

虽然声势浩大,但一diǎn儿也不新鲜。孟帅初学封印,就已经这样考过好多次了。

林岭虽然言语很少,但在考试上面的花样一diǎn儿也不少,且和前世的英语老师一样,热衷于在课堂上搞小测验,孟帅被他反复折磨了两年,也是身经百战。封印师的各门功课,他都是千锤百炼的,即使换了个地方,依旧胸有成竹

孟帅的手指如操纵游戏机一样飞快的按着眼前的封印组合,一个个名字被他报出来,一个个印图消散,每一个印图消散之后,都会在他身后重新凝聚,就好像他带了个小尾巴一样。

“坚固印。”

随着最后一个印图的消失,整面墙壁消失殆尽。

“还算简单。”孟帅笑嘻嘻的道。

这只是他给自己宽心打气而已,他也知道,这么隆重的考验,绝不仅仅是这种小儿科的测试,这恐怕就是个开胃小菜,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一定不会让他再轻松下去。

果然,走了几步,又是一道光墙升起。墙上的封印小了很多,密密麻麻恐有数百,也不再是低等基础印,但还在一重封印的范围之内。

“看来这封印的难度是一重重加深的,到什么时候截止呢?”

封印师以九为尊,恐怕至少有九面光墙。后面还不知有什么其他考验。

也罢,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既然来了,就打diǎn精神面对吧。

孟帅这么想着,伸手按向了下一个封印。

烟台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黑龙江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濮阳男科
烟台男科
黑龙江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