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力皇 第二百八十八章 问天下英雄(一)

2020-01-18 22:16: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力皇 第二百八十八章 问天下英雄(一)

九龙坡不是一片山坡,不仅不是山坡,反而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巨型山脉。

因其山脉正东方向耸立着九尊高不知凡几的插云巨峰,看起来就似九条蜿蜒直上九重天的神龙,故此得名九龙坡。

九龙坡作为玉京城的标志性建筑,因九根插云巨峰而闻名。无数年来,但凡来玉京城的武人,所选择的第一站必是去九龙坡观瞻游玩。

更有人传说,九龙坡不仅是风景名胜的古地,对武人的武道修为也有强大的帮助。曾经就有人在游玩九龙坡时,被那九根插云巨峰磅礴气势所感,进而顿悟,修为一飞冲天。

反正不管怎么说,九龙坡常年就没缺少过人气。

不过九龙坡哪怕平时人再多,人气再高,比上今日也是小巫见大巫。

概因十六年一次的青州大比,属于大夏国十名参赛选手的选拔盛会,便在今时今日,此地举行。

这天天方渐亮,从王朝各地赶来的武人便陆续汇聚于山脚下的九龙广场,争相目睹着这一十六年才能见识一次的超级盛会。

“哈,裴兄,你来的可算早的啊!”

“原来是季兄啊?不瞒你说,我三天前已经来这里占位子了,对了,季兄,你是世家出身,眼光毒,你给说说,今天的盛会,谁最有可能跻身十人之列?”

“裴兄这不是难为我吗?今天来参加盛会的少说也有几十万人吧?就算够资格报名竞争的,至少也有数万人之巨,不过按照以往几届的惯例,肯定会有不少黑马出现!”

“那季兄觉得九大天骄中有几人会被挑落马下?”

“难说,当真难说,九大天骄驰名已久,正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咦,不对,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如果说今日还有人有机会登顶九龙峰,成为挑翻九大天骄的人物,那绝对是此人无疑!”

季兄的话不仅勾起了裴兄极大兴趣,就是周围一些人群也忍不住竖起耳朵,想要听听季兄口中能够媲美九大天骄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见一句话便成功勾起众人的兴趣,季兄嘴角露出一丝得色,直到良久后,才拿足腔调道:”这个人,说来你们应该都不陌生,或者只要稍微关心玉京城形势的人,都听过他的名字!”

稍微一顿,又是一番拿捏,“此人,名叫凌志,乃当今圣上亲封的百战王爷,据说这个百战王不仅战功霍霍,而且本身实力也达到了可怕的地武境,是真真正正的绝世……”

季兄的话忽地戛然而止,随即仰首望天,与此同时,广场上愈万道目光,亦都齐齐射向天际。

一轮巨大的太极阴阳鱼释放出万丈光芒,从天空徐徐而来,在阴阳鱼的上面,站着密密麻麻将近百名强大的武者。

每一个都气息浑厚,目光幽深,一看便知是修为不凡的大高手。

“阴阳鱼?是无极宗,咱们大夏国三大宗门之一的无极宗来了!”

“嘿,无极宗当然要来了,听说九大天骄之一的易天行便是出自无极宗,他们来给自己门下天才加油倒说得过去!”

这从天而降的阴阳鱼的确是无极宗门人到了,而知道他们身份的人群亦很给面子,纷纷自觉空出老大一片位置来给对方停顿。

“果然不愧是咱们王朝的三大宗门之一,光是这出场的风光,就非其他所谓的大门大派能比……”

季兄看着徐徐降临广场的无极宗众人,忍不住由衷的赞叹起来,突然脸色一变,双目闪过一丝疑惑,“咦?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天空,怎么下起雪来了?啊!那是……”

骤然一声鹰唳,划破长空。

远处,碧蓝如洗的浩瀚虚空中,一点寒芒闪耀,不多时幻化出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

不!

不是一只,而是一群!

飘飘洒洒的飞雪间,一群雪鹰电射而来,鹰目如电,迅猛如雷,在云层里拖出一道道长长的白色气浪,转瞬间已经划过人群头顶。

“飞雪山庄,是与无极宗齐名的三大宗门之一,飞雪山庄的人来了!”

“好,好霸气啊,你看那些雪鹰坐骑,分明都是一只只地妖兽啊,不愧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宗门,连地妖兽都能驯服为己用!”

飞雪山庄的踏雪而至,再一次在偌大的广场上掀起一阵骚动。

“不对啊,无极宗过来还好说,毕竟易天行就是他们门派出来的天才,但飞雪山庄来这里是为个什么?”

“季兄,你怎么糊涂了?人家飞雪山庄的名气并不会比无极宗小半分,他们怎么就不可以来了?再说鼎鼎大名的雪公子云逸,不就是出自他们……”

裴兄的话说到这里突然顿滞下来,蓦然想起数月前传遍整个大夏王朝的消息――雪公子云逸,不是已经死在了汴梁城,百战王凌志的手中了吗?

既如此,那飞雪山庄还来这里做什么?莫非是自取其辱?

“哈哈哈,原来是飞雪山庄的韩庄主来了,我说刚刚的情形这么眼熟呢,韩庄主,数年不见,你还好吗?”

这个时候,一把高亢嘹亮的声音响起,声音来自无极宗所在的人群,却蕴含极为强劲的元气,哪怕是数十万人的纷繁广场,亦能清晰传入每个人的耳里。

飞雪山庄众人此刻亦落到了广场之上,同样占据了老大一片空位,庄主韩望北地武境后阶修为,长相却平淡无奇,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大叔形象。在听见无极宗发出的声音后,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霎时间,一股冻彻心扉的寒意覆盖四周,令得周围所有人无不身体颤瑟,牙齿发酸。

“玉玑子你想多了,老韩这些年吃得好睡得着,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玉玑子正是无极宗的宗主,一个身着道袍的苍发老者,闻听韩望北的话后也不生气,只是伸手抚了抚下巴上一撇美须,“呵呵,韩庄主你能这样想就对了,老实说,对于贵庄雪公子云逸陨落之事,老朽也深感遗憾,只是百战王到底是当今圣上……”

“玉玑子,今日天气不错,你或是想和韩某做过一场?”

韩望北的声音突然变得比冰渣还要阴冷,雪公子云逸的突然陨落,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伤疤。连带着,凌志其人更是早已经上了他心中的黑名单,现在被玉玑子公然提起,心中岂有不气之理?

“哈哈哈,两位都是威名一世的前辈高人,怎么一把年纪了火气还这么大啊?”

这时,又是一把高亢的大笑声传了过来,人群猛然抬头,就看见一本黑色的大书不知何时降临广场上空。

“无双谱?是无双谷的人来了,妙啊,当真是妙啊,没想到今日能够有幸看见三大宗门齐聚于此,看来还真没有白来!”

看见这本大书的出现,人群中又是一阵轰动,与上两次一样,纷纷自觉让出位置,给这并不逊色与无极宗飞雪山庄的第三大宗门空出一大片地方来。

不同于无极宗或是飞雪山庄那些一身劲装打扮的门人子弟,无双谷一行人皆一派文士儒衫装束,若不是身上隐隐有强大气息流露,像文人倒多过武者。

“哼,我道是谁来了,原来是酸儒沐翰林,怎么?你也想和韩某过不去?”韩望北望着无双谷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消消气,韩兄你可要消消气,哈哈哈,今日是小辈们争夺大比名额的盛会,可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的舞台,咱们可不能喧宾夺主,如果韩庄主一定要赐教,等盛会过后,沐某随时恭候!”

无双谷的谷主面白无须,同样身着一袭飘逸的儒衫,手拿一把折扇,配合他欣长高挺的身材,倒真有一派大儒的风范。

“哼!”

韩望北冷哼了一声,面对沐翰林毫不示弱的硬顶,并没有再继续出言挑衅,而是把目光看向站在他身旁一名神情冷峻的年轻少年,“云生,你都看见了吧?在你云师兄陨落过后,谁都想来踩咱们一脚。”

被叫做云生的年轻人淡淡的点了点头,“师尊,云生看见了。”

“一会的大比,我要你全力而为,如果有机会,无论是易天行还是他无双谷的沐无双,都给我下死手!”

云生再次点头,神情依旧冷漠,就好似师尊让他对付的并非是九大天骄中人,而是一名普通的武者。

韩望北望了眼云生波澜不惊的双眼,忍不住点了点头,此子,果然能当大任,不负他花费如此精力培养。

忽地想起一事,赶忙又道:“云生,我知你心高气傲,以你现在的实力,也早已经超过了你的师兄云逸,但你必须记住一点,如果等会的竞争中碰到那个畜生,一定不可和他硬来……”

“师尊!”

一直淡漠冷峻的云生突然打断韩望北的声音,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不屑,“难道云逸师兄就白死了吗?”

韩望北叹了一口气,眼中似有淡淡的黯然之色流露,“你云逸师兄当然不会白死,为师也绝对相信你将来能够替他报仇,但你记住了,绝对不是今天,小畜生的实力,以你现在的情况还不是他对手……”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为师的命令,你明白吗?”

韩望北脸色阴沉,第一次对云生用出了严厉的语气。

……

“双儿,你还在想那件事吗?”

另一半,无双谷的地盘上,谷主沐翰林看着面前一脸纠结的青年,脸色就有些难看,“这个世上,没有人是永远不败的,一次胜负,又怎么能定成败?”

被他看着的年轻人正是无双谷的天才沐无双,昔日他被天龙圣院阴阳家首席弟子蒲天闫所败,本已经不打算参加这次大比了。

但不想在不久后,竟然传来蒲天闫命丧凌志之手的消息,不过就算如此,心神受挫的他依旧不准备过来。

怎奈师尊一力劝解,身为人徒,他心中纵有再多无奈,也只得听从而来。

“无双啊无双,你怎么就这么看不开呢?你就不想想,九大天骄难道只有你一个人败过?其他不说,那八皇子战乾坤,战天侯轩辕不古,他们不是早就败在了凌志手中?”

“可是……”

“还有什么可是的?无双,你要相信为师,更要相信你自己,无双谱你已经修炼到第七重,比昔日和蒲天闫之战的实力早已提升了近乎一倍,只要接下来的比赛中不遇见凌志,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沐无双原本还有些苍白的脸色,在听见师尊提起“无双谱”三个字后,立刻恢复了几分色彩,于是稳了稳神抱拳道:“师尊放心,无双既然来了,必不会让你老人家失望!”

……

“天行,听你的意思是,那凌志小儿的实力,似乎已经超越了你们大多数人?”

与此同时,无极宗的驻地上,宗主玉玑子也在为自己的爱徒做着最后的动员打气工作。

易天行叹息一声,嘴角露出一个略带无奈的笑意,“师尊,的确如此,甚至我怀疑,就算是太子战苍穹,也未必一定会是他对手!”

玉玑子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良久后才道:“天行,这次大比,关系的不光是你个人的荣辱,还事关咱们整个宗门的兴衰,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先行放下私仇……”

易天行根本不等师尊的话说完就直接打断他道:“这点师尊请放心,天行虽然不孝,但这些轻重还是知道的。”他当然知道轻重了,在连续数次见过凌志的出手后,如果他还敢去找凌志复仇,那就不是硬气,而是**裸的找死!

就在三大宗门连同其他各大小势力或者个人摩拳擦掌,明里暗里讨论着等会大战情况时,偌大的广场上空,突然又是“轰”的一声巨响传来。

那是一道若龙吟似海啸,更如天威一般的巨大轰鸣。

在这声轰鸣传出以后,无论此刻正在干什么,做什么的人群,全都下意识的停下动作,甚至连同三大宗门三大宗师,都下意识的抬起头来,朝虚无的天空望去。

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怎么样
泸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辽宁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甘肃知名白癜风医院
盐城治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