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天枢 127、最奢侈的反击

2020-01-16 14:30: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枢 127、最奢侈的反击

配合防线作战的大神术师是沃尔德,他并没有飘浮到空中,也许是吸取了上次朱利安阵亡的教训,就待在城楼之后。

吉尔伽美什一箭无功,哈哈大笑道:“阿蒙,动用这么大的阵仗只为接我的箭吗?我倒是想看看红岬镇的城墙到底有多么坚固!”

战鼓雷响,四十名亲卫扛起高台向着左前方推进,避开了阿蒙所在的城楼位置,攻城队伍冲了上来。城墙上砲车的拉绳绷紧、弓弩早就上好了弦,等到敌军的攻城车进入射程,第一轮飞石漫天砸下,而箭楼上的箭也穿过飞石射入了城中。有人中箭落下城墙,有人被飞石击中倒在战车下,大战再度打响。

如果让敌军毫无顾忌的推着战车卸沙石,红岬镇的城墙很快就能被填平了。乌鲁克军团的车阵受到了飞石与箭矢的阻挡,但是砲车与弩箭有射击的死角,攻城车穿过密集的矢石到达城墙下,守城的士兵要把身子探出墙外才能射击,这样也暴露了自己,成为对方的火力目标。

一车车的沙石在墙根下堆起,随即又像流沙一般泻落散开。这是土元素神术中的流沙术,此刻还能起到阻止攻城的作用。城墙上响起了吟唱声,有各种火光、风刃落下,推着战车的乌鲁克士兵举起盾牌防御,有不少人被神术击中,发出阵阵惨呼。

阿蒙派上城墙的神术师队伍也在帮助战斗,正可攻击墙根下的敌人。他们都站在离雉堞稍远的地方,前方有武士保护。

战鼓声中,乌鲁克军阵中架设着箭楼的战车也逼近了,双方以箭弩对射,只听见一片嗖嗖的破空之音。箭楼周围也升起一片片时隐时现的光幕,射来的箭矢纷纷失去力量坠落,乌鲁克军团的神官也随着战线推进,隐蔽在战车后面施展神术。

吉尔伽美什在高台上朝恩启都说道:“阿蒙果然把神术师派上了城墙,三人一组,帮助武士守城呢。”

恩启都冷笑道:“神术师的数量比武士少得多,最大的用处可不是在阵线上肉搏,他们这是狗急跳墙了。”

吉尔伽美什提醒道:“与我事先猜测的情况一样,那些神术师可能拿着卷轴在等你呢。”

恩启都:“一张壳而已,打碎了也就全破了!”

吉尔伽美什淡笑道:“你先不着急,让我试试阿蒙罩在城上的这张壳有多硬。”

四十名亲卫抬着巨木搭成的高台,在战阵的后方绕城而走,吉尔伽美什避开了正中阿蒙所在的城楼,张弓搭箭朝着城墙射去。箭的射程不仅在于弩或弓,也在于射箭的人,城上的弩箭射不中高台上的吉尔伽美什,但吉尔伽美什的箭却带着咆哮的力量,重重的射在城墙上。

这一箭将城墙正面射的乱石崩飞,瞬间塌了一大块,有好几名埃居士兵摔了下来。缺口两端随即传来吟唱之声,几名神术师合力施展坚墙术,崩落的土石飞扬卷起,将缺口暂时修复了。

吉尔伽美什微微一笑,没有纠缠于一处,脚下的高台继续移走,在不远处又射出了一箭。几名拿着盾牌的士兵被这一箭震的飞了起来,后面的三位神术师祭出的防护罩也被一箭射碎,有一人被当胸射穿,另外两人被澎湃的力量卷落到城墙后,也不知是死是活。

吉尔伽美什就这样不紧不慢的来回射箭,每一箭并不尽全力,但威力也异常惊人,射一箭换一个地方,总能有所斩获,不是崩开了城墙的一个缺口,就是射落好几名士兵,或者射翻一辆投石车,引起城墙上一片慌乱。而攻城士兵找到突破口趁机发动猛攻,为了堵住缺口,守城军队的损失很大。

城楼上观战的阿蒙有点冒冷汗了,吉尔伽美什的神箭威力如斯,幸亏这种射术不能无限制的密集施展,本身也极耗法力,所以吉尔伽美什不用全力、每隔一段时间才射一箭,否则这城墙就不用守了,还不如直接摆开军阵冲战吧。

沃尔德主持的神术大阵也随之运转,这位大神术师在城墙后面缓缓的飞了起来,飞的并不高也不靠的太前,就随着吉尔伽美什的位置远远的绕城而走,总有无形的屏障护在城墙上方,总算稳住了局面。但这么打,总是在被动挨揍。

乌鲁克军团的箭楼之间也架起了砲车,一片片飞石向着红岬镇城墙上砸落,他们的确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军团,射术以及艹纵砲车的准头,比埃居士兵明显要精良。城楼上的阿蒙也取出了自己的弓箭,张弓断续射出了十来箭。

他射翻了两辆沙石战车、一架砲车、一座箭楼,但继续射出的箭也被敌营的神术防护阵抵挡。再看吉尔伽美什身边的恩启都,一直还没出手呢。阿蒙叹了一口气,悄悄转身离开了城楼,他身边的大神术师李奎德也不见了。

红岬镇中只有几千名守军,这么硬抗下去,迟早是守不住的,就看恩启都选择在什么时机选择发起冲锋了。高台上的恩启都一直在注意吉尔伽美什射出的箭,似乎对城墙上下惨烈的激战视而不见,悄然道:“城主大人,你把他们的神术大阵和大神术师都吸引了。”

吉尔伽美什点了点头:“你可以动手了!”

恩启都:“红岬镇左右两翼车骑兵应该已经出动了,想包抄我们的军阵。”

吉尔伽美什:“棋子都是明摆的,我早就有准备,打的就是硬仗。”说着话突然接连射出了三箭,一箭比一箭更快,带着势不可挡的力量都射向城墙上的一点。

巨大的轰鸣声传来,笼罩城上的无形光幕陡然变得明亮至极,飘飞在城墙后的沃尔德挥舞着法杖,全力挡下了这三箭。整段城墙仿佛都在颤抖,城墙上的士兵们站立不稳纷纷倒地。所有人都以为吉尔伽美什要选择这个地方发动主攻了,恩启都也从高台上跳了下来。

一见恩启都出动,沃尔德立刻飞退,身形从城墙后消失。这是阿蒙早就叮嘱的,他可不敢让大神术师用血肉之躯硬抗大陆第一武士的拳头,必须拉开距离才能发动有效的反击。

然而恩启都却没有直接冲向前方,他在战阵后面拔足狂奔,绕过城楼来到另一侧的城墙前,速度比飞还快,然后一转身直扑城下,离得很远就一跺脚高高跃起,拳头带着一团金光砸向了城墙上。在他的身后,一队乌鲁克重骑兵狂奔而出,跟随这位大武士突破城防。

此处就是吉尔伽美什第二箭射中的地方,守在这里的三名神术师已经阵亡了,附近的神术师小组重新拉开距离填补了空缺,但也是防守相对薄弱之处。拿着卷轴的中阶神术师也不是大神术师,卷轴毕竟要由人来使用,面对恩启都,什么人能不慌乱呢?

恩启都的速度太快,快的简直让人产生了错觉,刚刚挥起拳头就像到了眼前。拿着空间锁定卷轴的那名神术师展开卷轴太早了,城墙前的空间一片扭曲恍惚,很多飞射的箭矢都被瞬间定格,然后缓缓的坠落,其中也包括守城士兵们射向恩启都的弩箭。

这片禁锢的空间旋即被一团金光打的四分五裂,下方的土地上也留下一道道裂隙。拿着高级攻击卷轴的那名神术师出手稍微有点低,这是一支风元素卷轴,漫射的风刃激舞,甚至在城墙上留下了一道道划出的痕迹,附近的攻城士兵惨叫着倒下。

但恩启都从上空穿过了风刃飞舞的边缘,在他的拳辉下风刃四散,偶尔几道余波也被蛇鳞甲散发的光芒湮灭。这位大武士重重的一拳打在城墙上,那名拿着高级防御卷轴的神术师还没来得及把卷轴展开!

城墙瞬间塌了半截,烟尘爆起遮住了周围的视线,两侧的士兵都被飞卷的气浪掀翻在地。这时霹雳震耳、火焰飞腾,一左一右另外两组神术师小组已经扔出了卷轴,他们看不见恩启都,却知道恩启都就在烟尘之中。

卷轴展开的同时就听见一声大喝,一个魁梧的身影飞了出来,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远远的落向了城外。恩启都根本没有停留,借着一拳打出的反冲之力,不等落地就倒飞出去,凌空又打出了一拳,击散了纠缠身形的扭曲空间。

终于有一位神术师展开的空间锁定卷轴起作用了,可惜恩启都早有准备,并没有被困在原地。远处观战的阿蒙差点没吐血,恩启都仿佛早就知道埃居军团对付他的战术,一击打塌半截城墙,随即就借反冲之力飞纵而回。以他的速度和力量,就连空间锁定卷轴都留不住。

更要命的是,两侧的神术师小组已经把卷轴给展开了,强烈的攻击集中在恩启都打塌的半截城墙上,结果那一段本已摇摇欲坠的城墙彻底坍塌了,反而是帮了恩启都的忙!城墙缺口的两侧还有不少倒地的士兵,有的可能受伤了、有的只是被那一拳之威震翻在地,此刻却死于神术师展开的攻击卷轴下。

也就是说,两侧神术师小组扔出的卷轴,不仅没有伤到恩启都,反而帮助恩启都打塌城墙、杀死了的守城士兵。阿蒙的计划再好,无奈也需要人来实现,更何况这么做本身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神术师从来都不适合在战线上近身肉搏,这些平曰里高贵的大人们面对大陆第一武士,就算不害怕,也不可能配合的天衣无缝,稍有差错就不会取得预想的战果,更何况恩启都早就有所准备呢?

恩启都倒纵飞回落地,后面的重骑冲阵已经跟上来,而前方的城墙缺口也已经打开。他又大喝一声,大步飞纵冲进了两段城墙之间。乌鲁克军团士气大振,围着城墙发动了全线的冲击,配合恩启都的突防!

就在这时,只听阿蒙喝道:“恩启都,我已等你送死多时!”

阿蒙在哪儿呢?他站在城楼后一座建筑的顶部,可以将前方半圆形的城墙防御线看的都很清楚。无数箭矢越过城墙射入城中,还有一团团包裹着火焰的石块飞落到城墙内外,那是乌鲁克军团攻城砲车所发射的火石,看上去十分壮观。

神术师们也在战斗,不时有一片片冰雾将石块上的火焰熄灭,还有扭转的力量改变了石块落地的方向,使它们砸不中下方的士兵。攻城战已经进入**,阿蒙站在房顶上静静的看着,他所立足的这座高楼周围,有一队衣甲鲜明的骑兵无声还列,正在等待着什么。

阿蒙张弓搭箭,神色凝重无比,九级大神术师李奎德就站在他的身后,左手持法杖,右手托着一枚空间法器,正在闭目冥想,两人皆蓄势已久。

恩启都的身形刚刚在烟尘未散的城墙缺口处出现,阿蒙就一箭射了出去,这一箭刚开始无声无息、速度极快,接近城墙时却突然慢了下来,传来了巨浪拍击的轰鸣声,周围也是一片蓝光闪烁。

无数锋利的冰锥出现,漫天汇聚直射向中心的恩启都,连空气都变得一片冰寒。箭带着丝丝的响声,在冰锥间再度突然加速射了过去,就像巨浪的峰尖,恩启都避无可避。这是阿蒙尽全力射出的一箭,而且有一位九级大神术师运转法力附着在箭身上,为了增强冰芒集射的效果,李奎德手中还拿了一件装满水的空间法器。

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可以玩射术配合,那么阿蒙与李奎德也可以如此配合,就等着恩启都出现的那一瞬。恩启都冲进城早就在防备一切攻击,当即迎面一拳金光爆射,发出轰然巨响砸在阿蒙的箭簇上,激荡的力量将飞射而来的无数冰锥炸成粉末。

李奎德咬牙一挑法杖,漫舞的冰沫凝结成一块巨大的冰壳,恰好堵住城墙的缺口把恩启都罩在了里面。冰墙中瞬间燃起了火光,火焰从桔色变成蓝色又变成淡金色,这一手神术酷似尼禄自创卷轴“冰与火之歌”的效果,阿蒙曾用这一招杀了双头怪蛇,此刻让一名九级大神术师施展出来,专门对付恩启都。

恩启都可不像双头怪蛇那么好对付,原地旋身挥舞双拳,身形就像看不见的虚影,身上的蛇鳞甲也发出古铜色的光芒,近身的火焰全部被卷飞。城外突然有一支箭呼啸着斜射而至,正射在刚刚凝结起的冰壳外层,咔嚓一声整个冰壳就裂开了,那是吉尔伽美什从远处全力射来的一箭。

吉尔伽美什的箭射裂冰壳的同时,恩启都已经转身一拳从内部打在冰壳上。“冰与火之歌”最强大的杀伤力,是烈焰在厚厚的冰层中引起的大爆炸,但就在即将爆发的一瞬,吉尔伽美什的箭与恩启都的拳头同时击中了冰壳,冰壳碎裂,恩启都纵身飞了出去。

在恩启都的身后,巨大的爆炸声传来,冰块与火焰四散飞射,那气浪甚至卷翻了正冲近城墙的乌鲁克骑兵。随即火焰熄灭,漫天的碎冰与散落的土石被一股奇异的力量重新收拢,竟然在原先的城墙缺口处形成了一道坚硬的冻土。

城墙的缺口被修复了,土石和寒冰混在一起形成的冻土相当坚韧,一刀砍上去只能留下一个白印,而且这么大块的冻土,除非用火元素神术集中猛攻,否则短时间内融化不了。李奎德见恩启都脱身,随即运转法力修复了这样一段城墙,这就是九级大神术师的本事,简直是神乎其技。

不仅这一处的动静惊人,整个红岬镇正面防守的城墙下,都是一片法力激腾,乌鲁克军团的攻城车有的燃起大火、有的四分五裂、有的被高高卷起扣在后方的士兵身上,攻到城下的士兵发出一片哀嚎之声,瞬间死伤惨重。

阿蒙射出的那一箭就是信号,事先给城墙上所有的神术师都下了命令,听见这一箭,就把手中所有的攻击卷轴全部展开,控制好爆发的范围不要伤及城墙,只针对攻城的乌鲁克士兵与战车。有的神术师已经阵亡,剩下的神术师将高级攻击卷轴都展开,刚扑到城墙下的攻城部队几乎受到毁灭姓打击。

阿蒙早有计划,一旦让恩启都在某一段城墙上突防,其它位置的神术师拿着卷轴也起不到作用,那么就同时扔出去重创攻城部队。罗德-迪克父子多年来攒下的家底雄厚,阿蒙的出手也绝对阔绰,一眨眼功夫几乎全部挥霍掉了。无论是大陆上哪一支军团,也没见过有谁这么打仗的!

如果说如今那位将军能在战场上一眨眼功夫花掉最多的钱,那就是阿蒙此刻的“壮举”。但他花的是海岬城邦与埃居军部的钱,最终还是要在埃居国库里算,反正自己不心痛。

乌鲁克大军未败,但前沿的攻城部队已溃不成军,这时远方的军阵中传来短促的号角声,这是指挥前锋部队收拢集结、暂时后撤的命令,不能在乱糟糟的城墙下继续发动进攻了,必须重新整军。残余的攻城部队丢下了一地的尸体与破损的战车,迅速撤回到箭楼战阵之后,而剩下的攻城箭楼也缓缓的后撤到敌军射程之外重新布阵。

(未完待续)

东风公司总医院预约挂号
南岔林业局职工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正规妇科医院
广西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淄博妇科专科医院
分享到: